2021-10-16
新闻动态
党建工作

四川,一个丘区工业园的逆行之路

2021-07-08


坐落在丘区田野里的甘眉工业园区南区(中车眉山公司宣传部提供)



从2013,到2021。岁月奔涌,八年攻坚,一个自力更生的丘区工业园在眉州大地以后发之势崛起。甘眉工业园区南区,原名眉山机械产业园区,2013年诞生于蕴含着“三线建设”红色基因的土地上。八年前,它命运多舛,是远离城市中心,建在眉山市东坡区南端丘区上的苦寒园区。八年后,它逆势突围,是众多项目青睐,被眉山市东坡区视为大有赶超其他园区之势的潜力园区。从困顿到破局,从被质疑到被看好。甘眉工业园区南区如何突围?潜力何在?后发何处?夏日里,四川经济日报记者一行来到甘眉工业园区南区寻找答案。这,是一方地的逆行,当别的地疯狂地长高楼、长项目时,这里才通过审时度势改善不占天时地利的初始环境,冷地变热土;这,是一座城的逆行,当别的园区已经靠强大投入昂首阔步时,他们才通过自主创新的PPP模式在逆势中艰难破局,寒地起新城;这,是一群人的逆行,当别的人都想留在城市里大展拳脚时,五个共产党员从繁华的城市走向荒凉的乡野,坚守八年,初心不变,星火成燎原。在逆势中苦战,在质疑中坚守,变不可能为可能。一群人改变了一方地,一方地长出了一座城,献礼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中车眉山公司侧墙自动生产线(中车眉山公司宣传部提供)



一方地的逆行眉山,有一条长约17公里的工业环线自北向南,串起眉山高新区、甘眉工业园、甘眉工业园南区等园区,形成眉山的“工业走廊”。而“走廊”的最南端,有一方逆行的地——甘眉工业园区南区。进入园区,拥挤的眉山工业环线突然变了:马路豁然宽阔,双向2车道变8车道,两旁高大的现代路灯,颇有城市主干道的范儿。沿着这条路继续向南,园区产业“家底”尽收眼底——近处,遂资眉高速出口附近,今年春天刚上马的标准厂房建设正轰轰烈烈。现场,一众工人们正扎钢筋、浇灌混凝土、打地基。翻过旁边的土坡,百余辆运送土方的卡车来回穿梭,场面壮观。“企业等着用,否则园区将赔偿违约金。”工程管理人员宋涛说,他们正按“先用先建”的原则加快建设”。而另一厢:即将投产的飞翎防水项目正调试设备;去年刚投产的安德盛建材订单不断;中车眉山公司每年新增20多个产品;与此同时,钢桥制造产业基地项目等6大项目即将签约,全部投产后,年产值不低于70亿元,纳税在3.5亿元以上。八年蓄力造风景,园区终于起势,潜力逐渐显现。整整八年时间,一方工业发展先天不足的土地完成了“逆行”。“熬着,盼着,园区总算真正起势了!”园区党工委书记丁全洪深有感慨地说。园区,最早建于2006年,是依托“三线建设”企业——中车眉山公司而建的机械工业集中发展区。2013年,正式筹建眉山机械产业园区,即现在的甘眉工业园区南区。园区作为眉山市委、市政府派出机构,由东坡区代管。园区起步艰难,可想而知:从行业看,中车的专业性、特殊性难以形成产业链,让所谓“依托”的“机械行业”成为与普通机械工业不着边的有依无托。从区位看,摊开中国地图,甘眉工业园区南区地处成都平原西南缘,地形上坡下坎交通相对不便,加大了开发难度和开发成本。从环境看,园区成立时正处于宏观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和结构调整阵痛期,发展受阻挫败了太多人的信心。从政策看,园区不到2000亩的建设用地,导致开发寸步难行。缺“天时”,少“地利”,“鸟不生蛋”,“生不逢时”……眉山市所有园区中条件最差的元素,几乎被这个园区占尽了。2013年,园区困顿之际,眉山市委市政府再次出手,派出新一届园区管委会领导班子重整旗鼓,正式开启了“改天换命”之路。“改天”——改的是发展思路,跳出园区看园区;改的是服务企业强信心。他们打破了只依托中车眉山公司做大园区的发展路子,特邀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等国内权威规划团队,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编制了《园区发展战略规划》等多个面向未来的规划,瞄准园区2.0和工业4.0方向,锁定高端智能制造。“园区起点低,起步晚,要坚持高点定位、‘二挡’起步,基础要做扎实。”园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李永康说。同时,园区还加强对企业的服务。作为眉山最大的“三线建设”企业,中车眉山公司是眉山工业的一面旗帜。园区按照央企“三供一业”分离移交政策为企业减负,逐渐接手了其上万人规模的生活区的供水、供电、供气和物业管理等社会事务。“以前我们专人专款,开销巨大。现在有园区打理,轻松多了。”中车眉山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换命”——从改地开始。园区善于把握外部时势,推动交通和环境改善。2014年,遂资眉高速眉山段通车,甘眉工业园区南区捕捉机遇,立即开始谋划境内遂资眉连接线道路的改扩建。去年,终于建成通车。一条高规格的园区主干道拉开了园区起势发展的大幕。“以前一个月也接待不了几波人,现在有时一天都要接待好几波人。”园区投促局局长邹汝刚说。从弱侧之地,到潜力巨大;从颓靡之势,到生机勃发。这方地,因逆行而逆袭。



标准厂房建设正如火如荼(甘眉工业园区南区提供)


一座城的逆行2016年10月13日,一个注定被写入园区历史的日子。恰逢园区建园三周年纪念日,甘眉工业园区南区的“眉山田园型智能产业新城PPP项目”成功入选全国第三批PPP示范项目,全市唯一。这意味着,一个沉寂多年的园区终于实现了“0”到“1”的突破,找到了“生”的法门。“这是当时眉山市、东坡区共同认可的园区能否成功的唯一途径,别无选择,成败在此一举。”作为亲历者,园区平台公司相关负责人朱睿说,那天园区干部都激动到热泪盈眶,兴奋到彻夜难眠,“是在夹缝中‘逼’出来的一条生路。”这一路,正是一座城的逆行之路。创业艰难百战多。走过土地的逆旅,园区打好了“地基”。而地基之上,要建一个园、一座城,缺钱是最现实的问题。建园之初,园区底子薄、布局迟,且代管的东坡区在推动泡菜园区和西部药谷的情况下,确实没有更多财力支撑第三个园区的大投入、大发展。园区一穷二白,发展时不我待。按照“谋定而动”的指导思想,园区不等不靠,跳出常规,谋定而动,破解融资难。首选,寄望于市内各大银行机构。找遍能找的银行,均因无资产或无还款能力等惨遭碰壁。金融机构无望,园区把视野放到全国金融市场上去找路子,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的新型融资模式送来了曙光,跑遍全国“取经”,并无PPP模式工业园区开发的先例可循,但坚定了其市场化道路决心。直到2015年冬天,在北京干冷的街头,刚考察完项目的丁全洪和同事王成果碰出了一个创造性的PPP模式雏形。具体而言,是围绕“有人帮、有钱投,把基础建起来;引得进、招得好,把产业搞起来”两大思路,对园区7.75平方公里范围进行整体性开发的创新模式,实现“投资要有利,政府不负债,园区还得起”的园区发展自平衡。园区有了门路,眉山市、东坡区大力推动,项目很快进入执行阶段。2018年,污水处理厂(一期)项目正式开工,园区建设进入实质性阶段。2019年,园区PPP项目和遂资眉高速连接线正式开工,园区开发建设正式全面启动。同年,园区被升级为省级园区。与此同时,为弥补PPP模式运行初期的不足,园区再次调整发展思路,把园区平台公司推向市场,抓建设,抓融资,开启“两条腿走路”模式。随后,车城北路、标准厂房等项目的迅速上马,园区发展向前推进一大步。纵观这座城的逆行,不仅在解决资金的模式上探索,也在园区建设理念上创新。别人“大干快上”,厂房林立,它“慢条斯理”,宁可荒,不可慌。别人招商大多直接供地,它却根据企业实力分为租赁、先租后购、直接购买三种模式,让企业轻资产运行。别人安置房“快建快住”,它提出按小区标准建设,还因房间朝向、布局、采光、户型反复修改方案。被拆迁的居民不仅不抱怨,还说,“值得等!”别人看重项目,它看重品牌、品质、品味、品德“四品立园”。……这不免引人好奇,逆行的背后,这个园区举的“什么旗”?打的“什么牌”?“磨刀不误砍柴工,有序开发求平衡。功成不在速度,功成不必在我。别人不停地种高楼、种项目,我们慢慢种品质、种梦想和未来。”丁全洪说,园区坚持对人民、历史、事业负责,坚决不乱铺摊子。望着园区,园区党工委副书记兼纪工委书记王世海说:“按照‘一年起势、两年成形、三年变样’的目标,今年安置小区启动,明年标准厂房启用,签约项目陆续投产,一个产业新城将正式拉开大幕。”一群人的逆行“还有没有存续的必要?”这是甘眉工业园南区成立以来,常常面临的尖锐质疑和无可奈何的尴尬场景。也正是在这样的质疑声中,成全了一群逆行的人。2013年10月建园之初,在别人都纷纷挤往大城市一展抱负之时,五个心怀梦想的干部,逆向而行,从大路走向小路,从繁华的城市走向荒凉的乡野,开荒创业。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66年10月,一群来自北方的年轻人走下了眉山思蒙镇火车站站台,消失在铁路西侧的松树林里。他们是“三线建设”的逆行英雄,为筹建我国西南第一个铁路货车制造企业眉山车辆厂而来。他们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在这片贫瘠的山丘建起一个厂,树起一座城,为眉山带来了工业文明,为祖国建设贡献了重要力量。时代不同,任务不同,红色初心,一脉相承。或许,当“三线建设”在这里种下红色的基因后,这片土地便根植着红色的梦想。翻开最初到园区创业的五位干部履历,他们拥有同一个响亮、温暖、坚毅的名字——中国共产党党员,他们也被后来的园区人称为“五虎上将”。八年来,他们在眉山市、东坡区两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以一个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坚守在一片荒凉的山丘上,顽强而沉着地创造着一个无中生有的创业奇迹。为完成好这份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时至今日,“五虎上将”无一人离开。


园区内俨如城市干道的遂资眉高速连接线(甘眉工业园区南区提供)



信仰之路,从来不是鲜花一径。八年来,他们越是艰苦越向前。清早7:30,园区办公室主任刘梦霞早已等在眉山城区的一环路口,准备搭同事的顺风车去上班。刘梦霞说,因园区在郊外,车程近一个小时。八年来,从五个人到几十号人都住眉山城里,都是早上去,晚上回,或开车,或蹭车,这样的“逆行”没人抱怨过。因为比起园区发展路上的不容易,这不值得一提。回想2013年园区筹建之初,人才零落,东拼西凑,组建了一个五人团队:丁全洪、李永康、王成果、赵平、刘梦霞。除了丁全洪、李永康二人是正式任命的园区领导,其余三人都是借调征集的“志愿兵”。那个冬天里,丁全洪等五人带上园区整年的“粮饷”200万元,在向崇仁镇政府借的四间不足六十平的办公室里,艰难起步。为攻克资金“大山”,2014年、2015年,园区除了“请进来”,更多的是“走出去”。丁全洪带队,频繁去往北京、苏州、上海、天津等十余个城市考察、宣传、招商、融资。两年间,跑出近10万公里的里程,相当于绕地球两周半。由于园区本身竞争优势弱,在招商方面,他们加倍努力以“勤”招商,用“情”留人。据园区土储中心主任王成果回忆,一次,听说一家外省企业前来考察。为表示诚意,丁全洪带上园区一众领导干部到高速路口迎接。“这是什么地方?一块空地看什么?”刚在规划用地下车,来访企业负责人举目一望后便先开口告辞,上车走了。虽然常被现实“泼冷水”,但这群逆行的人绝不服输。又一次,他们得知眉山市正在积极争取一个大项目,和园区定位比较契合,也挖空心思争取。为给企业留下好印象,他们立即加班加点,自费为该企业做了一份落地甘眉工业园南区后的项目计划书。会谈当天,这份诚意十足的计划书如愿打动了企业,对方当即表示第二天一早便到园区考察。赓即,丁全洪打道回园区,五个人分工合作,通宵做展板。次日一早,刚把展板摆好,对方就来了。……王成果说,像这样的例子太多。一路来,备受争议,千难万艰,甘眉工业园南区吃过的苦一言难尽。“我们为什么出发?我们走过什么样的路?我们要有何使命担当?”园区党群工作部副部长赵平感慨地说,这些年,在艰难前行的路上,支撑他们“杀”出一条血路的,是他们对事业的忠诚,和那份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披荆斩棘,逆流而上,甘眉工业园南区未来的路越发坦荡。“‘十四五’,我们将进一步抢抓‘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和‘成德眉资’同城化发展机遇,力争实现工业总产值200亿元,用四年时间把过去八年落下的发展夺回来。”丁全洪说。后发,不是空乏的口号,而是有具体的目标支持。甘眉工业园南区,将加快智能制造、电子信息两大主导产业集群建设,打造西部高端智能制造“新高地”。望来路,翻山越岭;向未来,行而不辍。甘眉工业园区南区,正如日方升。(四川经济网记者 黄晓庆 常坚 刘枢洵)



四川经济日报

作者: 浏览次数:15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