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8
新闻动态
党建工作

【国务院表彰的推广PPP模式有力市县】以产业新城开发实现“自我造血” ——江苏省南京市打造溧水产业新

2019-06-13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对2017年落实有关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予以督查激励的通报》(国办发〔2018〕28号),对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工作有力、社会资本参与度较高的27个市、县(市、区、旗)予以督查奖励。2018年对表彰市、县(市、区、旗)在PPP项目以奖代补政策评审时予以优先支持,对于进入中央财政PPP示范项目名单且通过评审的新建项目,投资规模3亿元以下的项目奖励300万元,3亿元(含3亿元)至10亿元的项目奖励500万元,10亿元以上(含10亿元)项目奖励800万元;对表彰市、县(市、区、旗)在2019年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PPP项目前期工作专项补助时给予优先倾斜和支持。中国财经报社PPP版对表彰市、县经验做法进行“国务院表彰的推广PPP模式有力市县”专题宣传。


 图为江苏省南京市溧水产业新城PPP项目。 张雨馨 摄

  

  产业新城PPP模式是开发性PPP,具有整体开发、自我造血、激励相容和长期运营的特点,能够承担起区域发展发动机的角色。

  南京溧水月鹭湖公园以其形似白鹭而得名,正在建设中的环湖绿地和滨水商业街目前已初具规模,由1.5公里长的闭合成环的塑胶慢跑道路连接着。这里白天是上班族休憩、办公的场所;到了傍晚,则成为市民休闲、运动、娱乐的场地。而这些,只是记者看到的江苏省南京市溧水产业新城的一隅。

  2016年3月20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幸福”)与南京溧水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正式签订合作协议,致力于将溧水产业新城建设成国家级PPP示范项目。华夏幸福执行总裁张书峰在采访中表示,产业新城PPP模式是开发性PPP,具有整体开发、自我造血、激励相容和长期运营的特点,能够承担起区域发展发动机的角色。

  固安产业新城的“复制版”

  华夏幸福产业新城模式始于天安门正南50公里的河北省固安县。2002年6月起,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历经近17年共同探索的PPP模式,让昔日的农业大县,因有了固安产业新城的驱动,一跃成为智慧生态、宜居宜业、创新驱动的现代化工业强县。

  华夏幸福在固安探索的产业新城PPP模式成功后,一方面巩固京津冀地区的优势,另一方面则着力将产业新城模式进行异地复制。如今,华夏幸福已经在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重点区域布局发展了数十座产业新城。

  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模式是什么?产业新城又是如何运作进而实现可复制的?

  张书峰告诉记者,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本质是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民生效益的双赢。概括起来,华夏幸福在合作区域主要做了“六大服务”,即规划设计、土地整理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公共配套建设、产业发展和城市运营,提供了一整套区域可持续发展的全流程综合解决方案。

  当然,产业新城模式复制历程绝不是生硬的照搬照抄,而是基于每个城市的区域特点因地制宜,对产业、城市都进行“量身打造”。

  华夏幸福南京事业部溧水区域负责人介绍,“溧水产业新城聚焦‘研发+制造’模式,打造以智能网联汽车为主、智能制造装备和科技服务为辅的一主两辅产业格局。”同时,相较于传统单一的PPP运作模式,华夏幸福在溧水产业新城的定位和设计上有两个维度的创新:在定位方面,它定位在南京等大城市的周边,可以有效缓解城乡区域差距,带动大城市周边的区域经济发展;在示范项目的设计上,项目还可以有效缓解大城市人口带来的各种压力,使得城市资源进一步向外围释放。

  目前,溧水产业新城的发展已颇具成效。上述区域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9月6日,溧水产业新城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的测试场景让他印象深刻。一辆无人驾驶的测试车缓缓地停在溧水产业新城科创中心门前,从科创中心北门到南门,再从南门到北门,启动、加速、避让、弯道转向、停车等整个测试过程全由测试车的车身上加载的高清探头和传感器等各种装置采集的数据协同完成。

  “在溧水产业新城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我们已汇集了一批智能网联汽车相关企业进行测试,如南京星行科技、杭州智波科技、驭势科技以及苏州安智汽车等。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优质企业入驻。”这位负责人说。

  产业新城模式推动区域经济发展

  南京市溧水区财政局副局长赵玉伟在采访中坦言,传统模式下,在基础设施市场化过程中,政府将不得不继续向基础设施投入一定的资金。而采用PPP模式,可以有效实现政府职能转换,让政府从过去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变成监管者,从而保证质量,也可以在财政预算方面减轻政府压力。

  “选择华夏幸福落地溧水,其强大的融资能力是关键性保障。”江苏省财政厅金融处金融二科科长鲁风告诉记者,2018年上半年,华夏幸福融资总额达到1128.82亿元,其中银行贷款余额为454.78亿元,债券(票面)融资规模为487.91亿元,债券期末余额为485.06亿元,信托、资管等其他融资余额为188.98亿元。

  据赵玉伟介绍,溧水产业新城为合作区域带来了新增财政收入。项目预计静态投资约78.9亿元,如今华夏幸福已投资近30亿元。赵玉伟对溧水产业新城今后的增长空间很乐观,仅产业园区入驻企业之一的我乐家居,就能在3到5年后税收亩均达到40万元。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曾在采访中剖析过华夏幸福PPP模式的运行特点。他说,开发性的政社合作,不是单体项目政社合作的简单合并,而是整个片区的整体开发、产城融合、协同发展,力求达到1+1>2的综合效果。社会资本通过全过程介入项目的规划设计、土地整理、基础设施建设、公共配套建设、产业发展服务、城市运营等环节,有助于提供更加专业、全面的区域发展整体方案,实现城镇区域发展中的资金、人才、产业、机制统筹协同,为合作区域赋能。政府由直接主导区域开发和招商引资工作转变为开发性政社合作项目的监管者、合作者,有利于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在谈到如何实现开发性政社合作模式的“自我造血功能”时,刘尚希表示,开发性政社合作涵盖基础设施建设、土地资源开发、产业培育服务等多个价值链条,可借助经营性子项目的盈利补偿非经营性子项目的政府付费及准经营项目的可行性缺口补贴,从而实现社会资本投资和公共服务提供的有机融合,变单体项目的外循环为项目组合的内循环,培育政社合作的自我造血机能。这将是我国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缓解地方财政压力、补齐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短板的重要抓手。

  张书峰认为,基于产业新城PPP模式,政府和市场的力量实现了珠联璧合。区域的高质量发展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的目标,“绩效付费、长期运营、综合开发”的制度设计,使得政府和社会资本拧成一股绳,实现了激励相容。双方相向而行,优势互补,既充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又促进了政府的职能转变。( 张雨馨


中国财经报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1010

返回顶部